网站公告列表     投稿方法  [admin  2010-01-21]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您现在的位置: 澄合铁运在线 >> 文章中心 >> 职工文苑 >> 正文
  我的母亲       ★★★ 【字体:
我的母亲
作者:陆凤凤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98    更新时间:2019-07-03    

 

我的母亲,祖籍河南临颖县,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姑娘,六十年代经人介绍,认识了在铜川煤矿工作的父亲,两人一见钟情,于19677月和父亲举行了简单的婚礼。那时候,由于母亲是农村户口,没有工作,不能随父亲在煤矿生活,按规定家属一年在矿上只能住一个月时间,两人聚少离多,好不容易熬了三年,父亲把母亲和哥哥户口转到了矿上,可是仅仅只待了一个月,矿上就动员家属下放农村,母亲只得抱着不满半岁的哥哥来到澄城县善化乡什二村。在这里,母亲一边像个男人一样下地挣工分,一边拉扯着我们兄妹二人艰难地生活了十年。

19803月,父亲来到澄合矿务局董家河煤矿工作,母亲带着两条棉被,一个大木箱跟随父亲义无反顾的来到煤矿,租住在矿区周边农村的窑洞里,正式成为了一名随矿家属。刚来矿上的时候,由于父亲一个人工资低,母亲就到处找临时活干,打石子、挖矿车,拉土方、卸砖头,不管活有多苦多累,只要能挣到钱,她什么活都干。生活的艰辛愣是把一个秀丽的中原女子磨练成一个泼辣的中年妇女。

到了1986年,由于父亲工作出色,矿上第一批解决了母亲和我们兄妹二人的户口问题,并且给分了一套三居室的单元房,那一天,别提母亲有多高兴,她高兴地说:“从来都没想到,有一天会过上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生活”。从此后,母亲更是鼓足了干劲要过上好日了,我们家在北工人村第一个买了18寸黄河大彩电,第一个买了海欧牌洗衣机,每每晚上等一屋子来看电视的邻居走光后,母亲都会满足地对着父亲说:“跟着你,这辈子值了!”那一段时间,在我童年记忆里是非常幸福的,每天放学后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到职工大食堂去给父亲打一杯散装啤酒,配上母亲做的红烧卤肉,那味道永生难忘。

日子一恍到了90年代,我们兄妹二人先后参加了工作,家里的生活也越来越好,母亲终于可以不用那么劳累了,可以歇一歇了。可是,天有不测风云,退休仅仅十天的父亲被检查出来患了肺癌,确诊的那一天,一家人抱头痛哭。为了治好父亲的病,母亲东奔西走,四处求医问药。可是,天不遂人愿,奇迹没有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如约而至,父亲在经过一年半的治疗后,撇下我们离世而去。之后的两年,是母亲最难熬的日子,她总是一个人坐在父亲的遗像前,喃喃地说道:“好日子才刚开始,你怎么就这么没福气……”

时间是治愈伤口的良药,一转眼二十年过去了,母亲将对父亲的那份思念深深地埋在了心底。可就在那一天,我突然发现,母亲在不经意已经悄悄的老去,银白的头发、松驰的臂弯、蹒跚的脚步;突然间觉得母亲和我记忆中的样子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差别;突然间好想唱那首歌: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我愿用我一切换你岁月长留!

我爱我的母亲,虽然母亲没有文化,但她有的是对生活的勇气,面对岁月的风霜,她没有抱怨,没有气馁,她用她的坚韧和勤劳教会了我们去生存、去努力、去奋斗!

文章录入:张宇    责任编辑:张宇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陕ICP备180152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