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公告列表     投稿方法  [admin  2010-01-21]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您现在的位置: 澄合铁运在线 >> 文章中心 >> 职工文苑 >> 正文
  清明思亲        【字体:
清明思亲
作者:王兴杰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25    更新时间:2021-04-04    

每年四月清明节前,回老家的祭祖,给我爷爷上坟,先是近了清明猜测着可能是哪天回去,然后是四爸、堂兄或堂弟给父亲打电话来,父亲放下电话就立马把回家的日子告诉我们了,而我回家的概念很少用农历或阳历的那天来记,就是临近清明节的前一个星期六或星期天,一定是个在清明节前的日子,因为故乡的风俗里以为清明节的这次烧纸赶早不赶迟,不像深秋入冷前的那次烧纸可以晚些,清明的烧纸谁都心急的,着急着给那边的亲人送去东西,若是真的有天堂快递,我想对那边亲人说的话,清明节那天亲人应该是收到了。想起来,故乡亲人大规模的团聚,除了过庙会、婚丧嫁娶,就是一年两次的烧纸了,烧纸是对已逝亲人最好的纪念方式,爷爷在的日子,我自然对烧纸这样的活动没什么感情,我爷这一走,我们觉得一年有两次和我爷说话的机会明显是有点少了(清明节、寒衣节),于是就把爷爷的忌日和清明都算进了烧纸回家的日子,这样一年可以两次跪在爷爷的坟前,感受人生来处与归途。为不惊扰故乡亲人,只有清明和入冷前的那次烧纸在老家吃饭,四爸家、堂兄家与堂弟家,去年的清明纸是在四爸家,去年入冷前的烧纸在堂兄家,今年清明的烧纸就在堂弟家了。
清明节的烧纸,是我起了五更就张罗的事,是一元复始里的第一件大事,是一定要去看望爷爷的,给爷爷烧完了纸才有心思去周围看看风景,爷爷忌日烧的纸也和清明早晨的一样,起个早去烧了,不耽误一天安排其他的事,清明和入冷的烧纸就回老家去。
   
到了烧纸的这天,父亲早早就穿好了孝服,等着和我们一起去地里上坟,我们通常会在上午九点左右出发,清明的烧纸是比较复杂的,除了冥衣冥纸,还要把纸剪成圆花花细条条夹在柳树枝上,人们都说那是天堂的菩提树,天堂的亲人年年是要种树的,奉承牛头马面和阎王爷,让我爷在哪边“不受折磨、不挨饿、有钱花,”我想那应该是这样吧……!柳树容易成活,或许不是柳,是和春天许多不知名的花一样,所说的树也许只是一种意象,不需要定在一种名字上,尽管这样想,但到了清明,感觉里的爷爷就坐在天堂的柳树下等我们了。
二爸家住村东,成家分了出去,是我们回故乡的第一驿站,天暖的时候,二爸坐在门口的阳光里等我们,天冷的时候,二爸时不时地出来看看侄子回来了没有。二爸家种着一棵杏树,那杏花开得很是枝繁叶茂,回去早了我们能赶得上看满树杏花,回去晚了就只能看一院子落花,前年清明时节在二爸家稍做停留,那天的天蓝得很,杏花妖娆得很,拍了几张相片做了纪念,家乡在变迁人也在变化,没想到去年再回老家竟然找不到二爸家了,二爸家把门口翻新一遍认不出来了。
  
今年清明回老家,二爸在村口等我们路过,他生怕错过了搭车回老屋,虽然村东到村西的距离不远,但对于六十八岁的二爸,那算是很远的路了。我们到老屋的时候,堂姐与四爸都等候多时了,用于坟上插的树的黄纸条已剪好,我们把带来的烧纸铺摊成薄薄的一层层,还有天堂的亲人用的衣服,有的纸上画着别墅,智能手机,智能家居,生活用品还有各种车和各种面额的钱,都均匀地分成三堆,分好后,就带了烟酒与水果什么的,大家一起作伴去村西南坟头烧纸,从村子到坟头的路,也是我们走的最多的路了。
   
我的爷爷安眠在村西边劳作了一辈子的农田里,向东南望去是清晰的秦岭山,北边能看见吝店镇,因振兴乡村建设保护文化遗产的缘故,村子老城墙这几年很注重修理,看上去粉墙黛瓦,蔷薇藤蔓茵茵很有江南格调,东北角是爷爷的故乡官路村,东南角就是我的老家了,这块地域是爷爷一辈子活动最多的地方,住在乡村的九十余载,庄稼地是爷爷看的比命都重要宝贝,吃不上饭的日子实在太煎熬了,几十个儿女围在锅台上吃不饱饭,忆起往事全是殇心泪、(往事不堪回首)爷爷的足迹与希望都在这里。爷爷长眠的地被我们称作“苜蓿地”,是和排碱沟做了分界线的,算是村里肥沃的地。记忆里,新菜地的地在村西北角,算是贫瘠一些的,适合种棉花、大豆、马铃薯;东南的地在村南,地块少,有坡,适合种山药金银花、藏红花、黄芩之类的;端西的地在村西边,地势低,不是大地块,适合种水果树和蔬菜啥的,唯有河西边的这苜蓿地旷远,往西看不到边,往北与蔺店的地相接,算是地垅最长的地了,每年的小麦与玉米都种在这块地里,我们跟随爷爷来这块地的时候最多,浇地锄草的印象最深,没有一次能完整地锄完一垅,都是看看这长长的地垅就泄了气,锄不到一半就盼着爷爷说回家了,掰玉米的时候还好些,天不是很晒,累了就坐在地垅里吃水果。我家的这块地,主要是种小麦和玉米,后来有一年在地头种了几畦向日葵,向日葵向着太阳生长,或抬头张望,或低头深思,很有不同于小麦玉米的风格,那年过年不同于往年的是吃上炒瓜籽了,我初次对于吃瓜籽的印象,是从小曲里听来的,说是隔着门帘能看见屋里的娘娘喝着茶水,吃着瓜籽,那是神话里的画面,是触手不可及的现实,所以能吃上炒瓜籽是很美、很时尚的记忆了,再后来种庄稼累了就种了一排梧桐树,树种在自家地的中间,还是怕影响邻家的庄稼,种了几年之后,就在一九八八年秋天都刨去了,卖了两千元钱,收树的人大约是木匠,给的都是一元一把的旧乎乎的钱,我还是在上初中的时候兰庄合作社清点后换成整的,所以这印象深刻些。地头有一棵大槐树,槐树树荫下是我们干完活后回家之前休息一会儿的地方,如今这棵槐树也没有了,如果不是亲人的坟墓在青青的麦田里鼓起一个馒头似的大包来,怕是我们与故土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今年的春天算是来得早且齐整的,以往记得从来不见田野里有油菜花开,今年回家看见了油菜花在风里摇曳,土路也成了小公路,不妨碍路边故乡的草一如既往地亲,穿过故乡的街巷出村,一路上说说只有回到故乡才想起的话,比如说盐碱地不再像从前一样是涝池的模样了,它平整到没有一点当初沟壑纵横的痕迹,望去已是不高不低,和村落在一个海拔线上,拐弯的那块麦地,原来是麦场的,现在麦子的长势还是比其他的地块弱许多,也许还在记忆那个打麦场的年代吧。过了麦场,不,一出村西桥就看见了的坟墓,是过了麦场就到了自家的地边,再往麦田里走几十步就到了爷爷的坟塚,还有邻居、近亲,他们的家都安在这里,这里是我心中天堂的门口。
   
那黄色的烧纸做成的树就插在坟头上,春天多风,风气清明左,心怀半世殇,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湔裙梦续应难,东北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今日的东北风猛烈、风急,掀开思绪万千,却吹不散紧锁的眉山,许是节前的惆怅,许是心底的暗殇,风硬,望之生畏,闻之心寒!风沙卷到半空,灰蒙蒙的天空,茫然,凄然。清明总是凝重,即便无风,心里那根弦总会忧思自弹。清明总是雨纷纷,好似天知祭者心,又知阴阳两隔的离人怨,又或者无关天气,只是平常生活的必然。那柳树就在坟上摇着,坟就不显得沉寂了,那绵软的纸也燃烧得很轻松,我爷爷坟前有个大铁皮桶,是我二爸年轻时跑车屯油用的(油桶),现在早都闲置了,搁置到那倒不如做成火盆,算是废物利用吧!大家都祭祀完了把冥币放在火盆里燃烧,每年烧纸对爷爷说出口的一句话是:爷,我们来给你送钱来了,你来拿钱吧!
每说这话的时候就觉得这话不够好,但人们都这么说,自己也就仿效着这么说了,给是永远比拿愉快的,爷爷怎么可能来拿钱,是我们不经爷爷的同意硬把钱放那儿了,天堂若有交换,爷爷一定把钱折成了好运给我们,他是舍不得花的。其他长辈整修翻新坟头、除草培土、我单独用木棍在坟前地面画一个半圆,在圆里画一个十字,这就是我爷家的篱笆了,我们送给爷爷的手机、钱都放在这里,就是爷爷一趟拿不走,还可以再返回来拿第二趟,不用担心过路的人偷了去,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无恨月常圆。愿天堂的爷爷没有疾病与痛苦,一切安好,保佑子孙平安。水果、饼干与酒都是均匀分在几个坟墓上,有些水果是每年必买的,比如香蕉,可能都惦着老人喜欢吃软点的东西,苹果也不可少,还是取意平安的意思吧,分水果的时候有人会说:吃吧,你们都吃,不够了再去买,钱有了,超市有了,想买多少就买多少,想要什么喜欢的东西,就托个梦给我们。这话说完,余下的自言自语就是:唉,这还有什么用呢,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呀!苹果是切开的,切面水灵灵的,浸着水滴,我忍不住拿起来尝了一口,比平时尝到的苹果甜,心里突然就想和爷爷分开吃,那种感觉是小时候在我爷身边吃东西才有的感觉,有了好吃的东西,都是爷爷尝一口后给我们吃,我只要摊开小手就得到了。爷爷走了再有一个多月就三周年了,每年给我爷烧纸的时节我一般是不肯耽误的,有两次是为了工作不能回来上坟,一次是去西安培训,一次是去渭南考试,去年清明的烧纸恰碰上去领奖,犹豫再三,我还是放弃了去单位领奖,虽然那是我在文字里第一次得奖,我回故乡来了,年纪越长、谈薄名利越看淡了繁华世俗的东西。总想起有一次爷爷蒸的甜饭,想着等我们回来一起吃,可惜我们兄弟那天都没有回家,后来爷爷不至一次地说起,说平日都蒸晋糕的,那天突然想蒸些甜饭,想着若不是我哥回去,就一定是我会回去的,可惜那时还没有电话相约,我们辜负了爷爷细致的心思。
   
纸燃成灰,我们就一步一回头地往家走,那时候,袅袅的纸烟还缠绕着见面的温度,我仿佛看见爷爷提着我们送去的东西很孤单地站在那儿,我不知道是多陪伴爷爷一会儿好,还是让爷爷早点回去歇着好,只是,麦苗铺摊一地生机,就像生命有无限希望一样,那时真的觉得死并不是世间可怕绝望的事,生命都有一个尽头,但有相逢的机会就好,这相逢可能不是人们通常说的那种面对面的相逢,就是在相同的地方,看见彼此都看见过的花,想起爷爷不经意和我们说过的一句话,重温一个都再熟悉不过的场景,这就是我与爷爷最真切的见面了。从地里往家走的路上,踏青赏春感受一下故乡的味道,这感觉就奢侈得不行,这是爷爷走过的路,也许真像爷爷说过的:路走得多了就走断了。意思是人生有尽头,终有一天会不再出现在那小路上,但是生命在延续,心中有爱的人总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相遇。路上看见的村子人打着招呼,我们回应着:回家烧纸来了!这是乡里人召唤的理由,只有在坟墓前,我们知道自己来自何处,是最亲的人和最亲的故乡为自己铺开了人生的这一段路,让我们在善良的传承里成为今天这样善良的人,只有在故乡的大街小巷走走,才能丢掉感染的尘世浮躁,明白自己以后的路何去何从,懂得在人海如云的尘世间,懂得真善美,去怎样从善如流,知道生命的本真是什么,世界再大,故土才是自己落脚的地方,遇见的人再多,亲人才是无论生死都不离不弃的人,他一直左右着你的人生高度,一直保佑着你的平稳归迹。回到堂弟家,洗了尘也洗了泪,就高高兴兴地包饺子,饺子是故乡最好的饭,好大的一盆面,还有好大的一盆馅儿,父亲和姑夫坐在酒桌边聊天,姑姑坐在阳光的沙发上陪着我奶,微微笑着,满院的孩子们快乐地玩耍着,堂兄的两个孙子和堂弟的孙女都差不多有三周了吧,还有堂姐的孙子孙女和外孙外孙女,又是满满的一大家子,亲人们说着村里的变化,提几个早遗忘在记忆里的故乡人的名字,时间就回来了,忘记了人生有别离,就说笑着,就放肆着只有在故乡才不矜持的快乐,出门还能看见村落亲切的旧,一个谁家早不用的旧瓮斜躺在路上,还有早坏了的缝纫机摆在谁家的门外,似乎还在等待故人来蹬它做一件布衣,还有靠墙的小木车,沉默地完成了使命,再无法与新时代默契了,但是它就是不肯腐朽,用班驳的姿态展示着曾经的记忆,那是七、八十年代我心中的故土,那是七、八十年代我熟悉的乡亲,他们,都去了时间的彼岸,他们走得不远,都是在自己耕作过的田野里安睡,人间农舍不过是寄托了一辈子,故土深处才是永远的家。
   
吃了饺子,喝了饺子汤,是告别故乡的时候了,走出门来,路上碰面的人多是烧纸来的,有三十多年不见的儿时玩伴,有叫不上名字的嫁到外村的故乡人,一见都熟,那见面就伸着手打招呼的神态,不过是几天不见的感觉。人都老了,时间老了,故乡也老了,而我带着时间赐予的不老的心,还需要赶着钟点回县城来,县城放牧着我的余生,我还要为幸福的生活努力奋斗,过成老父亲想看见的我的最好样子,我知道世间一定有一个我过着我想过的生活,我也知道只有我自己努力才能让世间的那个我羡慕我自己,生活没有轻松,所谓的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为你负重前行,我要为孩子们打造幸福的家,为老父亲创造温暖的老年生活,我要成为一个不被时间夺去精力的那个人,我提升自己的意义,就是让我想成为的那个我,对得起故土,对得起爷爷,就是让那个世间独自奋斗的我,永不沉寂,永有回声!自己的生活,自己担当;自己的路,自己不怯场;自己的责任,自己抗。“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即便偶尔夜下仿徨,黎明笑场依然轻扬。多么的漫长;转瞬成过往;日月依然更替;黄土还牵愁肠。我的爷爷我永远的殇!我的爷爷,天堂里你尽情把盏,鸟语花香!过不了几天,春风会将柳树彻底征服。一个个嫩芽延续生命的香火与历程的辉煌。一只只乌鸦与喜鹊会站在枝头恬噪,传递哀肠。生命葱茏,是生者的期愿,亦是逝者的安康!清明前的风任性。清明前的风,丝丝杨杨。清明前的风,悠远,惆怅。  

文章录入:郑强    责任编辑:王静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清明祭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陕ICP备18015236号-1

    陕公网安备 61052502001008号